登陆

没想到《攀登者》是一部爱情片

admin 2019-10-03 320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预售已经过亿的《攀登者》

值得去看看

明天才正式上映的《攀登者》,预售票房已经达到了1.3亿。

主旋律电影、全明星阵容、攀登珠峰的题材,让这部电影从官宣起就备受期待。

前天,《攀登者》在上海举办了全球首映,上千座位的电影院里,座无虚席。

吴京、章子怡、张译、井柏然、胡歌主演,加上成龙特别出演......当他们坚韧的面孔映在大银幕上,不少观众热泪盈眶。

从1960年赤手空拳登上珠峰,到1975年再次登顶,国人毫不犹豫前仆后继,他们不是要征服自然,只是为了祖国,昂首挺胸。

01

1960年

最紧张的时刻

今天我们看到的《攀登者》是一部电影,而说起当年,历史泥沙俱下,是登山英雄顶住了无数压力为中国“夺”下珠峰。

上世纪50年代,中国与尼泊尔正针对珠穆朗玛峰的主权归属进行讨论。

尼泊尔以“中国没有人登上珠峰,而他们在1953年已经成功登顶”为理由,拒绝中国主张的一国一半主权的提案。

因此,登上珠穆朗玛峰峰顶,有了肃穆的意义。

珠穆朗玛峰

1958年,中国登山协会成立了,和电影中的方五洲(吴京饰)、曲松林(张译饰)、杰布(拉旺罗布饰)一样,队员们在苏联学习、训练。

原本中国与苏联计划一同攀登珠穆朗玛,然而在紧急关头,苏联队临时撤出,变成中国独立操作,还失去了苏联原本要资助的专业设备。

当时的登山队总队长史占春对贺龙元帅说,“我们自己上!”

史占春

1960年,珠穆朗玛峰登山队正式结队,214人中,有192人的先遣队,负责建立大本营和3个高山营地。

好事多磨,好不容易步入正轨的登山计划,在得知印度打算从南坡抢登珠峰时被打乱了:我们必须比他们更快。

原本中国境内的珠穆朗玛峰北坡就比尼泊尔境内的南坡更险更陡,此前从未有人成功从北坡登顶,著名的英国登山家马洛里就长眠于此,而他留下的“因为山就在那里”,吸引了更多的登山者来此冒险。

3月,史占春带领侦查队员从北坡上山进行适应性训练。队里把攀珠峰分为四大战役:6400米、7600米、8300米、峰顶(8844米)。

每一段都有每一段的难处,尤其是北拗和大风口,可以说是开启了“魔鬼模式”。

3月的适应性训练,史占春带队在北拗观测

为了让行动方案更完备,适应性训练时,史占春和队友王凤桐第一次没想到《攀登者》是一部爱情片攀上了8695米的新高度。然而因为严重的冻伤和缺氧,史占春从高空摔没想到《攀登者》是一部爱情片落,要不是有一块岩石挡住了他,差点命丧于此。后来,史占春给自己的儿子命名为“史岩”,也是为了纪念这一刻。

训练结束后,5月17日,登山队正式开始攀登珠峰。

5月23日,突击组在8400米处前进

到了23日下午,14名登山队员陆续到达8100米营地。 第二天上午9时,许竞、王富洲、刘连满、贡布以及摄影师屈银华从营地出发,向山顶进发。

中途,许竞无力继续,原本没有登顶计划的屈银华替补;因为在没有落脚点、只能人梯向上的“第二台阶”托举队友,刘连满耗尽了力气,留在了原地。

电影中,方五洲说,越是高的地方越是危险,哪怕只剩下几十米也不能松懈。

最后100多米,3个人爬了10多个小时,最后他们发现无路可走了,才知道自己登顶了。

2010年的时候,贡布接受了媒体采访,他说:“富洲问我,到了没有,我说,‘到了,再没有地方走了,再走就下去了’。”

1960年5月25日4时20分,王富洲、贡布、屈银华三人成功从北坡登上珠穆朗马配驴玛峰,而印度队伍在南坡8600米处放弃了攀登。

1960年5月30日,3人回到大本营

这场成功属于所有中国人。转年10月5日, 中国与尼泊尔签署边界条约:珠穆朗玛峰北坡主权归属中国。

02

1975年

再次登顶

《攀登者》没有过多叙述1960年的攀登故事,主要取材于1975年再次攀登珠穆朗峰,他们的最大任务,是要测量中国高度:测量珠峰到底有多高。

其次,是拍下中国人登顶的影像证据。1960年,因为遇险丢失了相机,导致国际上一直有声音质疑中国是否真的登顶了。

所以1975年的任务,并不会比1960年轻多少。

为了真实还原当年的艰难险阻,《攀登者》的演员们真实体验了零下几十度到底是什么滋味。

虽然我们看着演员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但所有装备因为真实还原了70年代的制作水平,羽绒服做不到防风没想到《攀登者》是一部爱情片防雪。演员们拍完动作戏之后,衣服里都湿了,外面却结着冰。

令人印象极其深刻、也是点映场最让观众流泪的场景之一、就是张译饰演的曲松林要光着脚叠罗汉,爬上“第二阶梯”。

张译接受采访时说,当时的体感在零下20、30度,“它真的不是一根针在扎你,也不是一堆针在扎你,好像是有几把刀子在划你的脚心。一开始的几秒钟,是可以扛的。大概超过十秒就不行了,站都站不住了,但是你要把戏演完。”

“虽然很疼,但是因为你的人物、剧情和规定的情景,你会忘掉这种疼。我真正的痛苦来自于导演喊‘卡’之后,一喊卡我直接摔在地上,因为没有一只脚可以沾地了。”

张译

一向以硬汉形象示人的吴京,也因为太累在拍摄现场昏了过去。

他还分享了井柏然、胡歌拍摄拖轮胎戏份时的辛苦,“因为时间特别赶,也没有让小井做准备活动,那个大轮胎,他拼命地拉,都给拉吐了。吐完之后,歇一会儿就继续拍戏。胡歌他们走独木桥,扛着一个大圆木、两个背包,从桥上差点摔下去,没事儿,再来。这些兄弟们,非常敬业。我遇到这些兄弟们,他们可能有的时候付出的东西,那种勤奋可能都超过我。”

井柏然

这部戏里没有不努力的演员,他们每个人都专门去了解了真实历史。前辈们一步步脚踏实地,后辈自然要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。

攀登珠峰的故事过去这么多年,信仰依然留在心里。我们每个人都应当在心里保有攀登精神,它让我们昂扬向上走。在《攀登者》里,我们将深深体会到这份精神。

当然,电影还是存在一些问题,尤其是几位主角过多的感情戏多少弱化了登珠峰的艰难艰险。

作为主旋律电影,我很惊讶地发现,其中颇有一些相比爱国情怀、似乎爱情更能鼓舞人登顶的莫名煽情戏码。

方五洲和徐缨的爱情故事,总是在洒狗血。明明可以说出来的话,总是差一秒;大事必须在同一天发生,爱情和事业只能选一个;明明两人都是在为国争光、奉献人生,乍一看却像是恋爱脑上头。

左:方五洲(吴京饰) 右:徐缨(章子怡饰)

而李国梁不光被安排上了没头没尾的偶像恋爱桥段,而且在挑大梁之后突然下线,导致这个角色有些没头没尾。

李国梁(井柏然饰)

相反,国家和尼泊尔之间的领土争端、最后决定冒险攀登、攀登背后的诸多不易、明明登顶却不被国际认可的心酸......反而被导演轻轻带过,不禁让人觉得有几分可惜。

电影中无边无际的皑皑雪山真实地冲击着感官,每一次与雪山的生死搏斗都让我们意识到,自然的手是如此翻云覆雨,而人类挣扎其中,又是如此顽强。

文 / siri110

图片来自电影《攀登者》

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。

欢迎分享,留言交流。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